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燥的灵魂潮湿的心

飞翔的鸿鹄啊,今夜为我打开寂静之门

 
 
 

日志

 
 

90后与“386”  

2009-06-04 21: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带几拨2009届的毕业生转战几个会场,与他们的学弟学妹们交流考研与就业经验。由于他们大多从见习、实习的医院回来,中间的一些同学有些时间没有深入了解了,看他们在学弟学妹面前侃侃而谈,娓娓道来。经过见习实习的职业环境的浸淫,经过考研考公务员之战的洗礼,经过就业市场的磨砺,感觉一下子成长了许多。那份对自己收放自如的自信拿捏,对诸多现实问题的清醒和应对,90后的大学生真是个个叫我好惊奇。谁说他们是独生子女娇生惯养,意志力薄弱?谁说他们生活安逸缺乏理想和追求?谁说他们懵懂不谙世事缺乏社会谋略?谁说他们感情淡漠略显孤僻?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不是没有欣赏,而缺乏宽厚、包容和欣赏的心态。我是90后的“粉丝”,我为他们欢呼!歌唱!像王蒙的《青春万岁》:我想念你们,招呼你们,并且怀着骄傲,注视你们!

      有段时间有人把我们1968年前后出生,八十年代中后期上大学的一代人戏称为“386”,电脑中的过气英雄,早已让那些被命名为“长江后浪”的新品牌取代。更年轻的一代在这样指称我们时,饱含蔑视、骄傲和自得。我们在接受这一称谓时更多的是感慨和辛酸: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拳脚,已经被认为过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近百年来中国最后一个理想主义时代。作为过早被命名为“386”的一代人,我们有幸赶上了这一时代的尾巴,理想主义的成分以毋庸置疑的坚定姿态 融入我们的血液,到处是热火朝天、动人心弦的报告会,传单、讲座、大字报、演讲和喷发的豪情,如饥似渴钻进纷至沓来的学术译著,诸多的学说、学派和主义囫囵吞枣、断章取义,思想的浴室中被五颜六色的肥皂泡包围,混沌中有舒坦,有困惑,还有些没由来的痒痒。集体主义式的理想和浪漫。激扬文宇,挥斥方遒。从来没有小打小闹,从来都是宏大叙事,仿佛他们真的已经牢牢掌握了明天——不仅是自己的明天,而且更重要的是民族的、人类的明天。

     相对于父兄辈,在理想主义余波徜徉的“386”们只赶上时代的尾巴,因而他们的理想主义太过脆弱,想得多做的少或舍不得做;相比他们的晚辈70后,他们只碰上了世俗主义的开端,因而他们的世俗主义也不坚定,做起来畏首缩脚根本放不开,甚至带几分鄙夷。更要命的是他们身上几乎不幸同时从不同时代遗传承继了不同的基因。既没有在理想主义大道上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心,也不具备铁了心吊死在看起来很浅薄、及时行乐的世俗主义树上的勇气。面对上辈坚定地、悲壮身扛时代的背影,他们惭愧;面对晚辈高歌猛进、随处轻易就能找到乐子,他们自卑。“386”是尴尬的一代,摇摆的一代。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无能的一代被抛弃的一代,似乎永远跟不上时代的节奏和鼓点,注定是新的时代,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另类”和“新人”的陪衬。被时代裹挟而行,有些跟不上的喘息和不甘。在“事业”小成,衣着光鲜之下,脸上不见光泽,内心时时苍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70后,80后,90后,一拨又一拨异样青春伴随,作为“386”的我苍凉的心有幸还保有潮湿和温度。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