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燥的灵魂潮湿的心

飞翔的鸿鹄啊,今夜为我打开寂静之门

 
 
 

日志

 
 

有关文风:干燥的灵魂与潮湿的心(理性与心灵)  

2011-08-11 18:4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说天的炎热,不要说琐事缠身,很多天没有静下来看看书了,也没看到好书。真是感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熊培云的书《思想国: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给人眼睛一亮,于我心有戚戚焉。外界的好评如潮比如《重新发现社会》获得《新周刊》2010新锐榜的2010年度图书奖项,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南方都市报》年度十大好书,《亚洲周刊》2010年十大好书,入选新浪2010年"中国好书榜"第四名,财新网年度好书推荐,中国图书势力榜年度图书奖。网友的崇拜更是不得了,思想国公民说:“ 我已入籍思想国,那个《九三年》里蓝军司令戈万说的思想共和国,那个熊培云先生创建的思想国。
  这里的人不会生绝对真理病,他们说“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
  这里的人不会朝猜疑冷酷的方向走,他们说“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
  这里的人不会以国事为重,他们说:“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这里的人“通过知识寻求解放”,他们“年老而勿衰”,他们彼此皆兄弟,每个人都有一双认识知识的眼睛。前段时间,我已在思想国内小住,闻闻思想花,看看思想文,还有会会思想圆桌内到访的主人的好友。
  柏拉图也会偶尔到访,他来打击思想国的幸福自由,他布道似的说:“一刻也不能没有领袖。”但是,他总要悻悻然回去。他可能碰到卡尔·波普尔跟他说:人类没有一劳永逸的真理;他可能碰到胡适跟他说:凡不承认异己者的人,就不配争自由、谈自由。
  我很高兴,我找到了那么处地方,可以无所顾忌的容纳我,可以没有势利和阶层,作为思想国公民并不需要护照和身份证,只要你有人格;思想国没有国界,因为你的灵魂指引了你的方向。” 

        革命年代的灵魂应该十分纯粹干燥,甚至能随时燃烧起来,政论充斥着太多的“打倒、砸碎、专政、革命进行到底”等暴力性的字眼,身处今日之中国人们都爱犯的错误总是看到进步的少,转型社会社会矛盾层出不穷,最容易愤世嫉俗、怨天尤人,对中国的民主进程,许多人要么偏激,要么麻木,要么悲观失望,但在熊培云的文字中始终持着一种不偏激,不激进,就事论事的观点,既有忧伤、批评、反思,但更多的是理性,是热爱、宽容、温暖、责任和希望,并且无比坚定。而这些思想在他的书中贯穿始终,“你多一份悲观,环境就多一份悲观”,“你默许自己一份自由,中国就前进一步”。“我们每个人,所有抱持平凡而高贵之心灵者,要积极地做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把一生当作事业来做,把一生当作自己真正的远大前程。”多么的温暖和感人。是的,“唯有自由思想,才能让我们可以不依仗或畏惧权势。”鹿桥在《未央歌》里将他在西联赤脚上学的时代描绘成“诗歌加论文”的时代。如熊培云所述:“一直在寻找适合我自己的‘诗歌加论文’式的表达,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写出有心灵又有理性的文章,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身心愉悦,才符合我审美的情趣。”有理不在声高,声嘶力竭的叫嚣往往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刊印在现今中国各大中文核心期刊上的那些可以归类于“密码学”范畴的所谓学术论文,在学术规范和追赶热点之下往往呈现思想的苍白和语言的干涩;说到底还是文风的问题,写作的态度和审美的追求,其实大千世界文字秀美者众,难得的是见识;见识明辨者众,难得的是态度;态度端厚者众,难得的是心地;心地温暖,更需脚踏实地身体力行,才能做好学问、提问解惑、追求真理,才能裨益于治世济人。

       从古代的“八股文”到革命年代的“党八股”,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汉语言的琅琅上口的音韵和内在的诗意、优雅和美丽离我们远去。其实只要你细心,就会发现人类历史上那些真正流传下来的人文与理论经典--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帕斯卡的《思想录》,从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到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资本论》,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从老子的《道德经》到费孝通的《乡土中国》,没有哪篇不是既有理性又有心灵的文字。如托克维尔谈到历史与传统的珍贵时,他说“当过去不再照亮未来,人心将在黑暗中徘徊”;谈到法国农民如何珍爱他们刚刚获得的土地时,他说“他终于有了一块土地;他把他的心和种子一起埋进地里”……沟通理性与心灵的两极,世界还有比这更好的文字么?

      还是来说马克思,只要认真读过马克思经典著作,无不沉浸在对马克思优美犀利,蕴含逻辑与思想的文笔的崇拜中。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对宗教的分析和批判,运用了比喻、对比等多种修辞手法,寓深刻的思想于诗意的表达之中。他说“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象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要求抛弃关于自己处境的幻想,也就是要求抛弃那需要幻想的处境。因此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世界——宗教是它的灵光圈——的批判的胚胎。宗教批判摘去了装饰在锁链上的那些虚幻的花朵,但并不是要人依旧带上这些没有任何乐趣任何慰籍的幻想,而是要人扔掉它们,伸手摘取真实的花朵。”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劳动异化现象进行了分析和控诉,把一系列强烈的对比安排在一连串的排比句中,朗朗上口,铿锵有力。“工人在他的对象中的异化表现在:工人生产得越多,他能够消费的越少;他创造的价值越多,他自己越没有价值、越低贱;工人的产品越完美,工人自己越畸形;工人创造的对象越文明,工人自己越野蛮;劳动越有力量,工人越无力;劳动越机巧,工人越愚钝,越成为自然界的奴隶。……劳动为富人生产了了奇迹般的东西,但是为工人生产了赤贫。劳动创造了宫殿,但是给工人创造了贫民窟。劳动创造了美,但是使工人变成畸形。劳动用机器代替了手工劳动,但是使一部分工人回到野蛮的劳动,并使另一部分工人变成机器。劳动生产了智慧,但是给工人生产了愚钝和痴呆。” 还有两句《共产党宣言》的名句:“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宣言》的结束语:“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两名句以英雄史诗般的语言和纪念碑式的风格,宣告了共产主义运动所追求的崇高理想和对这种理想的坚定信念,具有鼓舞人心的巨大力量。

       马克思的传人们,难道你们真的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吗?难道你们继承不了马克思的文风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丢失思想的利器和语言的魔力?也许是思想的僵化和素养的浅薄使然。毛主席借用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柢浅,山间翠竹,皮尖嘴厚腹中空”批评过的形式主义的党八股文风依然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